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快乐保全—家居美妇

快乐保全—家居美妇

作者:好奇
(一)
终于从军中退伍,拿着手中的退伍令,心中感到十分兴奋,也感到有点不真时实。当一想到退伍后的工作,就令我感到一阵心虚,退伍前几个月就开始找工作,才知道现在社会上工作难找,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能作些甚麽。
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单亲的小孩,而当保全的父亲却在当兵时去逝了,想到未来,心里真的有点恐惧,但天无绝人之路,爸爸生前的同事老刘来家中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公司工作,我当然满口答应。
我就被派到跟老刘同在一栋高级的大楼担任夜间保全,工作一个月后对大楼里每户人家都大致了解,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十二楼那户因为那户人家里只有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美妇人,平常深居简出很少出门,但最近晚上却常常到十一点才回家。向老刘问过后,才知那美护人叫周文慧,有两个女儿都在台北念书及工作,先生在前年因病去逝,她老公生前是搞房地产的商人,留下一笔可观的财产,所以生活富裕,因为最近比较閑,所以参加一个插花班。想到自己退伍后就没近女色,不如拿她当目标吧!一想到这全身都兴奋起来,也就更加注意她的生活起居。
终于到了有一天决定下手,因为有两天休假,早上六点与老刘交班后,趁老刘与早起的住户閑聊时,搭电梯到十二楼,戴好面罩,整理工具,等待着时机下手。等到住户上班时后,她出门準备买菜,在她按电梯时我窥準时机从楼梯间窜出,手上并拿着刀子恐吓她,逼她开门进入屋内,我在美慧的房里找出丝袜和内裤,将她用丝袜绑起来,而内裤塞入她的嘴,让她叫不出声音来。
我开始隔着衣服搓揉着美慧的美乳,美慧此时双眼紧闭,同时脸颊涨红,我并且亲吻着美慧的耳垂,美慧则开始不停的挣扎,我从裙子内脱掉了美慧那条性感的内裤,用手搔她的浪穴,食指中指不停地抠着。美慧涨红着脸不住地摇头,嘴里因为塞着内裤的关係所以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没想到美慧没多久就达到高潮了,大概是太久没性爱了吧!
望着她失神的表情越看越受不了,就抱起了她进入卧室放在床上,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爬上床,开始脱美慧的衣服,边脱边抚摸美慧成熟动人的肉体。当我把美慧的裙子脱掉时,美慧那迷人的阴部呈现在我的眼前,阴唇红色带点黑色,我先用手指揉捏美慧的阴蒂,中指同时插入阴道中。而两颗美奶我当然不会放过,用嘴吸吮玩弄着,我爬起身,把我七寸的大鸡巴对準美慧的小穴,用力插进去,「扑滋┅┅」一声,我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了子宫颈,同时美慧彷佛有感觉似的也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令我更加的情慾高涨。
我把美慧的粉腿举到我的肩上往前压,让淫穴更凸出,两手揉着大肥奶,轻抽缓插着淫穴,让美慧感觉到我的大鸡巴。美慧偶而也会配合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约五分钟后,美慧的淫水流的阴部整个都是,美慧也持续的发出浪叫声,我开始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突然美慧的淫穴流出大量的淫水,阴道也一松一紧的蠕动着,夹的我好爽,我感觉龟头髮烫,我知道我快要射了,赶快把龟头插进美慧的子宫颈,把热热的精液射进美慧的子宫里。
高潮过后,我拥着美慧稍做休息,用预先準备好的绳子把美慧的四肢绑成大字,我要在这两天好好享受这性感的美妇——美慧。
(二)
当我在準备下一步应做甚麽时,美慧一直在床上挣扎并看着我,我看她好像想跟我说甚麽,于是我走到床边跟美慧说:「你想说话?」美慧拚命点头,于是我把塞在她口中的内裤拿出,美慧马上大喘了一口气并说:「你是我们大楼的保全小张,对不对?」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美慧看着我的眼神便说:「你的证件在进入客厅时就掉在地上了。」我心虚的说「你会报警吗?」美慧摇头说:「我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我突然间鬆了一口气,并且脑筋也灵活起来,想美慧四十几岁,正处狼虎之年且独守空闺,一定很有个发泄管道,否则也不会一开始时用手指就能令她达到高潮。
于是我试探的说:「而且想找个人安慰吗?」美慧听后,马上脸红并沉默不语。我心里已知道了答案,便脱下面罩问她说:「想被绑着吗?」美慧摇摇头,于是我便把绳索鬆开,并仔细打量着美慧。虽然已经是中年,但保养的好,不但脸蛋娇艳,就连身材也凹凸有致,绝不像是生过孩子的母亲。
美慧这时望着我说:「还没看够呀?」我笑着说:「我想┅┅」美慧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说「你不会累呀?」我用戏谑的语气说:「如果可以的话┅┅先吃点东西吧。」这时她才知道会错意,并要挣扎起身,但看到我一动不动的跨在她赤裸的身上,便说:「你不起来,我怎麽去弄东西给你吃?」我只好从从她身上下床。这时美慧爬起来并找衣服穿,我马上制止她并跟她说,希望她光着身子去弄早餐,她用害羞的眼神看着我。「没关係啦,又没有其他人。」她才放弃并走向厨房。
望着她随步伐抖动的双乳及丰臀,我不禁一阵冲动,跟着进入厨房并在她后面毛手毛脚。美慧真的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经过一阵子抚摸后,她就气喘嘘嘘并且淫水顺着两腿流出。这时她转身对我说:「你在这样摸下去,我要怎样弄早餐呀?!」我只好笑笑并离开厨房。
我到客厅后看见美慧全家福的照片,像片中有两个年轻女孩。这时美慧从厨房走出来并端着两盘早餐,看着我说:「我两个女儿好看嘛?」我笑着说:「没你漂亮成熟。」美慧笑着说:「嘴真甜,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我大女儿筱云不知有多漂亮,只可惜┅┅算了还是先吃早餐吧。」
我肚子真的饿了,从昨日当班前就紧张得没吃。吃完早餐后,美慧拿着餐盘进入厨房,看着她令人遐想的背影,胯下不禁一阵冲动,真是饱暖思淫慾,于此又跟在后面进入厨房。
经过一阵挑逗后,文慧满脸通红的回过头来说:「真是个小色鬼!」接着就不断扭动身体以逃避我魔手的攻击。听见文慧气喘咻咻及悦耳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在文慧背后提起她的左腿,再用我的小弟弟在文慧小穴周围不断磨擦。
文慧:「干嘛那麽急┅┅到房┅┅喔┅┅喔┅┅」我不顾她的建议及反对,已把我的大鸡巴插入文慧的小穴中。
真不敢相信四十岁的女人有这麽紧的小穴,我边吻着文慧美丽的颈部边说:「你老公以前很少碰你吗?」文慧用呻吟的声调回答:「我那死鬼┅┅从生下小女儿后┅┅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就┅┅嗯┅┅」听见美慧的老公以前如此暴殄天物,我心中不经一阵爱怜的说:「放心好了,我以后会好好疼你的。」于是我更卖力在文慧的小穴抽插,并用一只手在文慧双乳不断揉捏。
只听文慧:「喔┅┅喔喔┅┅好老公┅┅轻一点┅┅好美┅┅喔┅┅就是那里┅┅喔┅┅重┅┅喔┅┅重一点┅┅我的好老公┅┅你好会插┅┅把┅┅把我快弄上天了┅┅好爽┅┅喔┅┅」
我看文慧淫性已起,把她抱到流理台上,看着她淫蕩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性感的嘴唇,我的大鸡巴又重新进入文慧湿淋淋的小穴,我的口也从文慧的嘴唇游移到文慧的丰乳上。
文慧不断的呻吟:「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老公┅┅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更加重了力道,没多久就听到文慧说:「我、我要┅┅我要登天了┅┅」就感到小弟弟被一阵热热的阴精淋住,文慧又进入昏昏沉沉的状态。
我看着文慧的样子,就抱起她走向卧室,我的大鸡巴还留在文慧的小穴中,随着步伐一进一出,文慧的淫水也滴在地上。到了床上放好文慧,文慧也悠悠的醒转过来说:「坏人┅┅你还没满足呀?」我感到一阵好笑,难道她感觉不到我坚硬的小弟弟不是还插在她的小穴中?于是我就用小弟弟在她穴中抽动两下以示回应。
突然间我起了一个念头,以前当兵时有人说过玩后庭的滋味不错,便问文慧说:「你想不想换个新花样?」文慧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便跟她解释,并不断说服她。起先她不肯允许,但在我不断怂恿下终于答应,接着她表示她是头一次玩这种花样,希望我温柔一点。我笑着跟她表示,我也是第一次,而且我知道她那块仍是处女地,便兴起了非要征服不可的快感。
我用大鸡巴朝着文慧可爱的菊花蕊迈进,在进去三、四寸后文慧不断叫痛,我只好停下来,不断挑逗她全身,并趁她淫性渐起时大力插入,没想到文慧发出一声惨叫哀号后又昏了过去,我只好停下来不断呼唤她。
没多久她便醒过来,生气的对我说:「大坏蛋,你不能温柔点吗?」我只好笑笑的说:「总会有第一次嘛,痛过以后就会爽了。」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会不会爽,不过我好像在替处女开苞而感到很爽。
看她没甚麽反应,我又在她身上不断摸索,嘴巴也在她乳晕周围吸吮,下身跟着慢慢的抽动起来。终于美慧又起了反应:「这次要温柔点呦!」我当然满口答应,在我一阵缓慢的抽插后没多久,美慧又开始发出呻吟:
「这种感觉好奇异呦┅┅喔┅┅喔┅┅好人┅┅你好厉害┅┅喔┅┅呀┅┅再┅┅再大力一点┅┅」
我突然觉得有点矛盾,戏谑的说:「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大坏蛋?你是要温柔点还是大力点?」文慧脸红闷声不答,我大笑后也增加了力道,文慧反应也就更剧烈:「你这个大坏蛋┅┅喔┅┅喔喔┅┅我受不了了┅┅没┅┅没想到真的感觉┅┅你真的好会┅┅」经过我不断的开垦后,我觉得文慧会爱上后庭的乐趣。
就在文慧快要进入高潮时,卧房的电话突然响起,文慧用免持听筒的方式接听:「喂?」对方从电话用悦耳的声音回应说:「文慧姐┅┅我玉茹呀,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插花班?」我听了之后想笑,文慧现正在「插」花,而且是后庭花,便用力顶了一下文慧。
「喔┅┅嗯┅┅喔我我想一下┅┅」
玉茹听后说:「文慧姐你没事吧?」
我此时便不断吸吮文慧的乳头,文慧受不了的回答:「喔┅┅嗯┅┅我┅┅我有点感冒┅┅今天晚上┅┅晚上┅┅你来找我好了。」
玉茹听后不禁说:「那文慧姐┅┅我晚上去找你,别忘了先去看医生喔!」
文慧在我不断骚扰下,匆忙把玉茹打发,我停下动作,用怪她的口气问她:「你晚上去插花,那我要干嘛?」文慧听后笑说:「小坏蛋,我是担心我一个人没办法伺候你,所以便宜你了。玉茹是我插花班认识的同学,是个小学老师,三十齣头而且长的很有气质,她因为现在跟她老公在办离婚,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忘旧人呦!喂┅┅你怎麽不动了?」
我听了一阵惊喜,不禁大力地抽动起来,以感谢文慧替我的设想。没多久文慧又进入了令一次高潮,文慧一看我仍未满足,便用虚弱的声音说:「好人,我受不了了,我们去浴室沖洗一下,我用别的方式让你满足好不好?」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她害羞的回答:「你不知道女人有三个洞吗┅┅我那死鬼老公┅┅每次不行时┅┅」
我听后感到十分高兴,以前的女友怎样要求都不肯答应嗯。一想到这里,我就抱起文慧到浴室,文慧仔细把我身体各部份清洗,尤其是我的小弟弟,没多久文慧就熟练的吞吐起来并不断抚摸我的阴囊,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我一阵舒爽。看着随文慧吸吮而抖动的双乳不禁弯下身去抚摸,文慧真的很有经验,没多久我就兴奋的怪叫,终于我忍不住按住文慧的头,射出我那滚烫的阳精,文慧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好把精液吞下。
我在满足后抱着文慧回到床上,经过一晚没睡及经历了几次大战,真的累透了,突然听见文慧的酣声,望着身旁成熟的中年美妇,想着刚才在她身上的任意施为,我笑了笑,并满足的搂着文慧进入梦乡。
(三)
在不知睡了多久后,被文慧起身给惊醒,文慧用埋怨的口吻说:「你这个小坏蛋,一点都不会体贴人家,人家现在感到好像被火烫过一样。」我只好对她表示:「总有第一次嘛!」在我一阵安抚后,文慧才没那麽介意。
在閑聊一阵后,得知文慧对自己的为何会看上中年的她感到好奇,我仔细想后回答她说:「可能是我从小就没妈妈吧,而且你又长的很漂亮,所以我才会这样,我也是第一次这样做。」
文慧听我说她依然漂亮而感到高兴,便撒娇的说:「不知道有没有骗人家?每次都是第一次。」
我虽然接触的女人不多,但也知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道理,就对文慧说一些令她高兴的话。
文慧听后便说:「人小鬼大,不知道有那些话是可以听的?不过,小张你说你母亲已不在世了,那你父亲呢?」我听后便把家里的状况大略的讲了一遍,文慧便说:「我们年纪真的有段差距,不如你当我乾儿子,这样以后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好不好?」